今天是:

小麦供需同比宽松四季度行情难大涨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17/10/12 09:09:10      www.ytny.gov.cn关闭分  享:
 夏粮集中收购已经结束,后期小麦市场与上年有所不同,受市场供需同比宽松、政策预期支撑减弱等因素影响,上年第四季度麦价大幅上涨的行情或难再现。

  上年第四季度,受市场优质粮源供给偏紧、需求趋旺的双重支撑,小麦价格走势强劲,登高望远、一涨再涨,尤其华北小麦价格屡创新高,上涨幅度之大、周期之长可谓少有。市场监测显示,2016年12月底,主产区制粉企业普通小麦进厂价格为2480~2620元/吨,第四季度价格普遍上涨160~200元/吨。当前夏粮集中收购已经结束,今年第四季度的小麦市场又将如何演绎呢?

  夏收麦市价格重心高于上年

  2016年夏收,主产区部分地区小麦质量受损严重,加之市场各主体收购积极性不高,麦价普遍低开。后受托市收购支撑,麦价虽也逐步上行,但收购价格也基本围绕最低收购价徘徊。

  而今年夏收,各市场主体大多汲取上年教训,入市收购较早,积极性较高,加之今年新麦质量较好,市场“身价抬高”,新麦收购价普遍高开高走,8月下旬至9月中旬更是出现普涨。尽管9月下旬以来麦价略有回落,但整体仍处高位,主产区小麦收购价已普遍高于最低收购价水平。

  市场监测显示,9月底主产区新小麦进厂价基本在2510~2530元/吨,而上年同期为2320~2440元/吨,市场价格重心同比要高出110~190元/吨。

  另外,今年夏收小麦价格涨幅明显大于上年同期。目前主产区新麦进厂价比上市初期上涨130~280元/吨,而上年同时仅上涨80~120元/吨,麦 价涨幅一定程度上有提前透支之嫌。

  

  市场余粮状况好于上年同期

 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7年我国小麦产量为12375万吨,同比增产107万吨。截至9月25日,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7054万吨,同比减少227万吨。这意味着在总产量增加而收购量减少的情况下,小麦市场余粮比上年同期高出330多万吨。尤其是上年部分地区因灾质量受损,绝大部分符合质量的小麦进入托市收购,市场余粮质量较差,而今年小麦质量普遍较好,有效供给能力也强于上年。

  从市场粮源结构看,2016年夏粮小麦市场化收购积极性不高,国家最低收购价收购基本是“一头独大”。而今年各市场收购主体入市收购均较积极,市场化收购程度较高。夏收期间大多制粉企业都收购了一定数量的新小麦库存,当前部分贸易商手中的小麦仍然不少。在粮源分布结构分散的状况下,市场聚集大涨的氛围并不易。

  从市场粮源分布看,南方麦区由于托市收购启动时间较早,各市场主体收购积极,尤其江苏今年小麦收购量同比大幅提高,市场粮源表现偏紧。

  而华北地区新小麦市场购销始终不温 不火,主要由于价格原因,农户惜售心理较强,导致收购量明显下滑。截至9月25日,河北仅收购565万吨,同比减少150万吨。据了解,目前该省粮商和农户均有数量不等的小麦存粮。

  

  临储小麦库存同比偏高

  今年夏粮上市以前,由于小麦市场价格较高,且市场粮源偏紧,国家临储小麦成交情况不错。1~5月份临储小麦拍卖累计投放5088.49万吨,实际成交688.2万吨,平均成交率13.52%,阶段性“去库存”进程加快。但新粮上市以来,由于临储小麦性价比低于新麦,制粉企业生产多以新麦为主,参与拍卖的积极性不高,国家临储小麦拍卖成交又重新滑落至较低水平。

  从成交情况来看,国家临储小麦成交主要是2014、2015、2016年小麦,成交均价在2500元/吨左右,若再加上出库和运输费用,无论是成本还是质量,与新麦相比均处于劣势。

  初步统计,2017年6~9月,国家临 储小麦累计投放4747.7万吨,实际成交34.49万吨,成交率为0.72%,整体处于谷底位置。市场认为,由于当前流通粮源好于上年,加之新麦性价比高于陈麦,国家临储小麦成交短期内发生实质性好转的几率仍然不大。

  截至9月底,估计国家临储小麦剩余库存量为5600万~5700万吨,同比高1730万~1830万吨,加上今年的收购量,国家对麦市的调控既不缺粮源,也不缺手段。由于中长期小麦市场供给无虞,市场行情预期不是很高。

  

  政策对市场支撑预计减弱

  上年集中收购结束后,关于国家调整2017年小麦收购价格的议论也沸沸扬扬,但政策最后出台继续维持稳定,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对后市小麦的看多预期。

  当前市场对下调明年小麦最低收购价的预期已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,但关键是调整的幅度。今年早籼稻每斤下调了0.03元,中晚籼稻下调了0.02元,粳稻下调了0.05元。对于小麦而言,当前市场认为前期有关专家预计的下调0.03元/斤的几率更大一些,1.15元/斤的价格基本相当于2013~2015年的平均总成本。

  笔者认为,虽然小麦最低收购价预计下调的幅度不大,但也往往会改变市场的心态,中长期来看,政策对市场的支撑将呈现减弱态势。

  另外,随着小麦最低收购价的下调,国家临储小麦拍卖底价会不会也相应下调。如果拍卖底价也随之下调,那么对当前乃至后期市场的影响要比下调最低收购价大得多,毕竟新的最低收购价实施要等到明年夏收。

  

  后市亮点或将转向优麦市场

  今年夏收以来,尽管优质小麦后期的上涨速度有所加快,但相对于普通小麦价格的大幅上行仍显逊色。当前“藁优2018”河北石家庄地区进厂价为2850元/吨左右,“郑麦366”河南郑州地区进厂价为2790元/吨左右,“济南17”山东菏泽地区进厂价为2890元/吨左右,优普小麦之间的差价低于往年同期。

  分析其原因:一是普通小麦受到国家托市收购的大力支撑,而优麦市场并没有政策的支持,价格的运行主要靠市场调节;二是今年主产区小麦质量普遍较好,市场采购积极,且上年优质小麦种植面积增加,产量同比提高,供给增加;三是我国优质强筋小麦受进口小麦影响较大,由于内外小麦差价处于较高位置,刺激进口小麦增加,海关数据显示,1~8月我国小麦进口量为314.07万吨,较去年同期增加29.31%。

  近年以来,国内制粉企业可谓经历了少有的寒冬,面粉销售持续低迷,但专用粉市场销售程度却一直较好,企业开工率也较高,这说明市场对优质小麦的需求还是不断增加的。

  市场认为,优麦流通量通常在夏粮收购结束后会出现偏紧情况,后期上涨动力将会强于普麦。预计第四季度优麦价格或有补涨空间,优普小麦价差将进一步扩大,小麦市场的亮点或将转向优麦市场。

  □本报特约分析师张荣胜

责任编辑:宋秀英    信息来源:粮油市场报